《Cloud Foundry:从数字化战略到实现》更新:Pivotal和谷歌的合作项目Kubo改名为CFCR (Cloud Foundry Container Runtime)

Cloud Foundry基金会在2017年底宣布把Pivotal和谷歌捐献的Kubo项目改名为CFCR (Cloud Foundry Container Runtime)。《Cloud Foundry:从数字化战略到实现》书稿或者其他书稿修订博文等文献中的Kubo应该被修改为CFCR。

Kubo = KUbernetes + BOsh
原Kubo在Pivotal的官网介绍

Kubo的名字取自于KUbernetes + BOsh的前两个首字母的组合。KUBO的创建逻辑在《Pivotal和谷歌共建Kubernetes(K8S)》博文有详细阐述。Pivotal公司在Cloud Foundry2.0发布中拥抱容器服务(Container Service),逻辑上并列于1.x版本的应用服务(Application Service)。原来的1.x的Elastic RunTime(ERT)在2.0版本下的含义得到了延伸,但是1.x用户的老印象认为ERT只管理应用服务,为此Pivotal把1.x的ERT在2.0改名为Application Runtime,按照这个平行的逻辑容器管理服务就自然叫做Container Runtime,全称就是Cloud Foundry Container Runtime (CFCR)。

总结来说,在Cloud Foundry2.0版本中,Cloud Foundry通过Application Runtime管理Application Service,通过Container Runtime管理Container Service。Cloud Foundry是Pivotal发起了的开源基金会,而Pivotal发行的Cloud Foundry叫做PCF。PCF 2.0的应用服务叫做PAS (Pivotal Application Service),容器服务叫做PKS (Pivotal Container Service)。Pivotal官网的介绍如下:

CFCR

source:https://pivotal.io/platform

Pivotal和谷歌共建Kubernetes(K8S)生态(上篇)

谷歌和Pivotal合作共建Kubernetes生态,Google发行云版Kubernetes(GKS),Pivotal发行企业版Kubernetes(PKS)
谷歌通过和Pivotal合作把企业版Kubernetes带给用户(来源:https://www.blog.google/topics/google-cloud/vmware-and-pivotal-launch-new-hybrid-kubernetes-solution-optimized-gcp/)

歌Kubernetes和Pivotal Cloud Foundry的关系可能搞得业界有点混淆。最近还是有不少分析师问我Pivotal的Cloud Foundry如何和谷歌的Kubernetes竞争。我本来以为Pivotal、VMWare和Google三者的公关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因为聪明的分析师们都看不明白这个事情,所以我百度了一下。我发现所有的中文报道都没有能够深刻剖析我们三方的合作逻辑,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写这篇blog。《Cloud Foundry: 从数字化战略到实现》的书稿发布前,Pivotal和VMWare和谷歌三方就Kubernetes的合作关系紧锣密鼓通信中,公司要求高管保密到SpringOne大会召开的时候正式发布,所以我在书稿中不能探讨Kubernetes进入Cloud Foundry 2.0版本的逻辑。当媒体和分析师们问及Kubernetes竞争Cloud Foundry的时候,我只能引导他们站在PaaS产业上去推理这里的商业逻辑。如果站在产业高度上看,一些看似竞争关系实质上作为合作关系更加合理。目前你进入Google云主页google.com/Pivotal可以一览合作关系。

Google云上提供Pivotal发行的的企业版Kubernetes
Google云上提供Pivotal发行的企业版Kubernetes。

首先,我们先站在Google云的角度上看。公有云厂商中谷歌是最早把战略定位在PaaS云上的。谷歌当时推出的产品叫做Google Compute Engine(GCE)。这里可能是因为Google在IaaS层云和AWS竞争差异化造成的,也有可能是Google和我们的目光一样,认为PaaS云是云计算的新浪潮(具体逻辑参考书第一章第三节《1.3P层云计算和数字化变革》)。Google Compute Engine(GCE)的首次公开发行是在2012年 ,而Cloud Foundry(CF)的第一版是在2011年亮相。当其他的云厂商都在卖虚拟服务器的时候,GCE和CF站出来说开发人员不需要关心虚拟服务器而只需要关心自己的应用。双方在那个时候在举起一个上万亿美元的市场信念可谓是形影相吊。两个寂寞的视野家虽然彼此惺惺相惜,但生意归生意,各自照顾各自的投资人和客户利益,还不构成充分的合作逻辑。在谷歌推进PaaS战略的过程中,以Docker为主容器技术在码农中火了起来(我建议分析师们在这个年代一定要关心码农的心情走向)。容器技术对于Google和VMWare当然不是什么难的技术,但是难点在于容器的编排和调度(分布式计算机的问题)。所以Google做了一个Kubernetes(缩写为K8S,意思是K后面跳过8个字母到S。这里扯远一下下聊聊硅谷的缩写坏习惯。硅谷的聪明人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把一个长单词用首字母+跳过的字母数来进行缩写,目的是让爷爷奶奶们读不懂。例如亚马逊的Algorithms被写成A9,如下面动画所示。)

www.a9.com

回到正题上。因为K8S的先进性和容器技术的火爆,Google云的“K8S+Docker”在公有云市场取得了巨大的反响。 但是Google的基因是公有云和消费者市场,如何把“K8S+Docker”推向500强帝国企业不是Google的特长。另外企业软件和互联网软件的还有一个重大差别,就是如何安装、管理、维护和升级上千个“K8S+Docker“在帝国企业防火墙里面的部署?Google云只要维护自己的一个部署,Google云是去组建一个企业软件团队触及帝国企业群还是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合作伙伴?读者去Google网站查找的话答案就在第一幅插图。

中篇我们再切换到故事的另外一个主角Pivotal上看心路历程。(….to be continued)

作者:Pivotal中国Head冯雷  [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URL
Pivotal和谷歌共建Kubernetes(K8S)生态(上篇)

 

Pivotal中国研发中心吴疆在GAIC大会作微服务在Cloud Foundry中应用的演讲【附PPT】

Pivotal Cloud Foundry和Pivotal Greenplum Container等关键产品的产品经理、Pivotal中国研发中心初创员工之一的吴疆(Jack Wu)先生应邀于2017年12月23号应邀参加2017全球互联网架构大会(GIAC),做了《微服务架构在Cloud Foundry中的应用》的主题演讲。

Jack Wu talks about Micro-service in Cloud Foundry
吴疆先生介绍如何在Cloud Foundry里面使用微服务架构

吴疆先生也是《CloudFoundry:从数字战略到实现》一书的联合作者。在帮助创建Pivotal研发中国心之前,吴疆曾任IBM DB2产品关键工程师,此前吴疆在清华大学就读计算机专业,先后获得本科和研究生学位。

演讲的具体内容[PPT干货大,请等候加载]:

吴疆giac-2017

CSDN采访Pivotal冯雷并作数字化相关报道

国内知名软件开发杂志CSDN在l北京办公室拜访作者之一Pivota冯雷先生后作了《Pivotal助力中国企业在数字化时代重塑竞争壁垒》的数字化专业新闻报道。报道中Pivotal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冯雷先生表示:“数字化转型是中国各大企业都在考虑的问题。要创新,企业需要凭借Pivotal Cloud Foundry平台的优势,让开发人员和IT团队能够像硅谷初创企业一样开发并运行软件。我们进军中国市场将帮助企业充分利用Pivotal的硅谷经验和云技术,在新的数字化时代重塑自身。”

报道全文请参考 http://geek.csdn.net/news/detail/246948

 

Pivotal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冯雷先生在复星资本作《数字化变革下云计算新浪潮》报告

冯雷先生应复星资本邀请,在复星总部办公室作了《数字化变革下云计算新浪潮》。

在报告中,冯雷先生总结了计算产业从诞生到今天企业数字化的过程经历了三代变化:

  • 大型机年代计算资源稀缺的情况下数字技术只要应用于和账户交易相关的关键计算。例如航空公司的订票系统。
  • PC机年代计算资源开始因为摩尔定理得意放宽,数字技术希望替换所有的业务流程而实现无纸化办公。例如CRM和ERP系统。
  • 云时代企业希望通过数字技术给用户交付一个消费化的用户体验,数字技术是企业竞争力的一部分,所以企业不再采购标准软件和选择自己开发。例如饭店的手机会员App。福特汽车的以汽车为中心的、从汽车金融到停车位租赁和共享汽车的一体化体验app。

冯雷先生指出,现在的以IaaS为核心的云计算技术和企业的数字化需求尚有沟壑。企业需要关注一些业务逻辑以外的系统逻辑,例如招聘相当的系统开发人员解决应用的高在线能力,横向扩展能力,大数据系统架构。所以冯先生指出了PaaS云存在的必要性,这也是EMC和VMWare斥资10亿美元创建Pivotal公司的商业逻辑。

 

会后冯雷与复星的投资团队进行了深入的一对一交谈。冯雷预测了PaaS可能会创建出上万亿美元的市场机遇。值得复星和其他资本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