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votal助力花旗集团进行数字化转型

是什么促使一个人离开亚马逊这家新世纪行业巨头,加入花旗,致力于这家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历程?曾在“百货商店”担任了五年的电子商务平台总经理,如今是花旗全球数字和云技术负责人的Brad Miller会跟你说说他当初这么做的原因,他发现了一个”相当罕见“的机遇——一次能够改变一家有两百多年历史的银行的文化的机会。Miller之所以在2015年加入花旗,借助Pivotal帮助花旗进行数字化转型,是因为当时的他受到了”改变花旗对构建软件和银行业的看法“这一想法的启发。

随着金融创业公司在世界各个角落涌现,银行巨头们都无法对这一现状视而不见。正如Miller所说:“我相信谁能拥有最好的产品,最快的迭代,他就可以赢得客户的青睐。”

为了使像花旗这样规模的公司从技术角度改变其运作方式,公司必须考虑到多年的遗留应用程序。为了让遗留应用程序照常运行,并且能够构建新应用程序,花旗必须拥有一个可以达到这些目标的平台。Miller说,“Pivotal Cloud Foundry为我们提供了能够构建我们想要的东西的“场地”,而且我们也不需要为如何构建这个“场地”而花费心思,从而可以让花旗专注在为客户创造价值。”

在SpringOne Plateform-Pivotal的年度会议上,Miller通过演讲介绍了很多。他指出,一个拥有大型的、相互依赖的平台的公司,你不能快速迭代;只有具有有自行规划,构建,运送和运行应用程序或服务的团队才可以实现业务灵活性。但你不能急于求成。正如米勒所说,“Pivotal帮助我们具备构建微型服务所需的技能,并可以帮助我们在现有架构上进行转型。”

为了真正地扩大新技能,工具和思维方式,花旗需要一个激进的新团队–Citi FinTech,引领花旗进入未来的银行模式,使花旗成为前瞻性竞争对手。根据Miller的说法,花旗FinTech的目标是“将花旗集团的文化推向一个与当今现代化分布式系统相接轨的模式”。这需要一个更具前瞻性的团队形式:团队拥有自己的法律和合规成员,以及一个能够合理安排故事优先级的待办事项系统。如此一来团队成员才能够将精力都放在撰写用户故事上。

将工程师与组织的其他成员紧密联系起来使Miller和他的团队更具信心,他将其描述为“为能够在用他们梦寐以求的构建软件的方式的同时,尽情发挥自己的潜力而感到超级兴奋”。Miller接着说“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使自己成功,而是为了建立一个模板,使花旗内其他团队可以学习参考并加速成长,从而帮助大家成功转型,为客户尽可能快的提供最好的经验 。“

文化转型

信任和合作是创新的开端中必不可少的重要部分,Miller说花旗集团正在通过合并规划和开发流程来实现创新:“开发团队正在通过一个与业务紧密相连的以周为产品周期的快节奏步调刺激研发,使其拥有内部所有流程的自主权,真正掌控自己的团队。”

实现增长和进步

据Miller说,他们的计划是“在花旗内部建立自己的Pivotal Labs”,花旗新的开发人员都将会聚集在这里,他们将学习新的开发模式。Lab将为花旗团队的开发人员带来指数增长,他们将解决全球数百万人面对的财务问题。 如果您有兴趣加入花旗,请查看他们的职业页面。

在花旗lab,一名新的开发人员将“学习Pivotal Cloud Foundry等工具的使用,然后他们回去,可以培训其他团队成员同样的知识。” 虽然获得的技能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获得向别人展示如何重复使用一段代码的能力。这种合作的方式可以为客户提供周到、快速以及安全体验 。这是一种可以贯穿整个职业生涯中,值得发扬的良好工作品质,因为它可以为人们带来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