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votal冯雷应邀出席2018贵阳数博会《互联网+ 助力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专场论坛

Pivotal冯雷在贵阳数博会
Pivotal冯雷在贵阳数博会
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数博会)
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数博会)

Pivotal中国公司常务董事兼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冯雷先生应邀出席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简称数博会),并在“互联网+ 助力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专场分论坛上发表重要演讲并参加论坛讨论。在演讲中,冯雷谈到了Pivotal的主要股东的投资的逻辑,美国金融行业遇到的数字化机遇,以及大数据和机器学习对于金融监管的帮助等。

首先,针对当前的大数据的现状,冯雷谈到“18年的数据量已经达到403 zettabytes,这相当于每个人手上有3个64GiPhone手机的数据量。而且数据总量在变,种类也变得非常大,产生的速度非常快。另外,根据微软的一项研究,任何一个模型,数据量上去了,精准程度就变高了。这意味着可以把模型问题转换成数据量的问题。不是说模型不需要改进,但是现有的模型,把更多的数据喂进去的话,结果会更好,这就使得我们吃瓜群众,也可以去玩大数据。这样做的情况对各行各业产生了巨大影响。”

其次,美国硅谷对美国银行业的冲击中,摩根大通的CEO发出了“Silicon Valley is coming… and they all want to eat our lunch。”的呼喊。冯雷说“像摩根大通(JPMorgan)、花旗银行(City Bank)、富达投资(Fidelity)这些传统的老的企业已经意识到这种威胁了,所以投入大量的钱做金融研究,不是在这里坐以待毙,而且都是我们好的合作伙伴跟客户,这些企业跟新型的硅谷公司合作,也想成为一个数据化企业。我们相信这些企业利用他们原有的数据,能够打造更智能的软件,是改变未来的世界,不再是老的企业,也是新的企业。”

再次,冯雷举了一个例子来介绍传统企业如何利用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来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体验。通过使用Pivotal Greenplum Database 大数据云平台,建模工具 Madlib 和 可视化软件tableau,建立起大数据能力,来帮助一个传统的企业,通过API访问的日志,实现基于API审计的金融产品用户分析。冯雷指出“我们这家公司做了一堆模型库,给大家免费用,使得不需要太高人才的企业也可以用这些东西,刚才谈到这堆模型可以帮助你对数据产生价值。刚才谈到的这件事,数据量越来越大的时候,模型越来越好。当然这是经验模型不是建立在逻辑上的,用到人命关天的事情上还是要谨慎。”

最后,冯雷介绍了其自己的职业生涯和Pivotal为何会做“软件公司、数据公司和数学公司三部曲”的数字转型。他谈到“我本科在北大做经济学的,一堆数学模型,根据过去观察的数据预测未来,后面到无人驾驶,那时就明白了,模型要好算力要大,用大数据做模型。后来进甲骨文是为了解决算力问题。在甲骨文从事云计算调度引擎,写了网格控制,甲骨文分布计算做得最好的,分布计算资源来解决大数据的算力问题,帮助更多企业做得更好。当算力的问题解决,我就回国帮助创办了Pivotal这家公司的中国公司。我们是2013年4月1日,独角兽富二代,我们母公司是EMC拆出来的,还有戴尔收购了EMC,戴尔是我们最大的股东,为什么福特投资我们?福特想做数字企业,所以说也投了钱,占了股份。为什么微软投我们?这套系统是第三平台,根据在维基百科上的介绍,董事长是微软的前三号人物,认为第二代平台帮助企业提高了生产效率,但是仍然不是核心的。而云时代的软件对企业是核心的,数字化云计算这些是核心的,要创造一家新的公司,云操作系统是运行到各个平台上,包括亚马逊,还有花旗放在谷歌上面。还有谷歌跟我们是合作关系。我们用了四年多的时间在纽交所上市了”

“从提交S1表到上市大概才花了三个礼拜,这家公司在中国不知道,太新了,五年不到。更多公司商业逻辑在出版了的著作中也聊了。企业数字化三个阶段,这是我的理论。第一个阶段要软件化,要写一个软件,福特写了福特派,我们发明了平台,全开源,大家免费用,都是我们牵头,好处是让你写软件比较快,有点像谷歌、微信的软件,老的系统写出来的软件,动不动登陆系统后说要维护让用户过五个小时回来。这套系统整合了很多好东西,叫微服务。我们公司不仅是软件,还有方法论,好的公司是理念和用户习惯,为什么软件免费?大型企业的数字化创新不可能建立在闭源软件,即使开源,从经济学上他们还是和Pivotal原产合作保障转型。对于中小型企业预算有限的情况下,我们有第三方公司提供给服务,这就是我们逻辑,所以给企业转型提供手把手的孵化。这是我的故事。”

在论坛讨论环节,冯雷回答了太平洋保险及石油行业第三方服务公司的关于金融相关的数据化转型的提问,给出了一些建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